为爱而歌

出版时间:2008-5   出版时间:长征出版社   作者:张迈   页数:234  
封面图片

为爱而歌
内容概要

  选择送歌北疆八千里,并扎扎实实走下来,进入上百个连队哨所,对于一名歌唱演员来说,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当年张迈被《解放军报》文艺版评为全军感动过我们的文化面孔四人之一,也不是偶然。她把走边关的感受,把从战士们身上发现的对祖国的情,对家乡的情,对亲人的情,对恋人的情,战士们那种装满了所有情的博大胸怀,除了歌声之外,又用文图的形式倾注在《为爱而歌》之中。
作者简介

  张迈,北京军区政治部战友文工团,国家一级演员、军旅流行歌曲演唱家。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经历了教师、银行干部、电视主持人等职业后,终于梦圆歌者之路。从重庆到北京,直至走向国际舞台,先后推出《爱的港湾》、《黄河源头》,《绿色背影》等代表歌曲。1994/1995/1996年CCTV音乐电视大赛三获金奖、第六届CCTV全国青年电视歌手大奖赛获通俗唱法二等奖、第九届罗马尼亚国际流行音乐MTV大赛第一名、第八届全军文艺会演演唱一等奖、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多次被评为“为兵服务标兵”。因热爱大自然,率真爽朗,因喜欢家居生活,温馨亲和,更因爱好读书时常带着行装,随思绪自由飞翔。
书籍目录

起程了偶感于“北疆送歌”(代序)遥远的呼唤北疆西线行父亲为我送行牵挂清河口西部第一哨飘向天国的歌上校三次换装今天我“当班”女兵宿舍的新发现边关有我一棵胡杨树错过沙尘暴最后的骑兵迈向前沿闯关感恩的心小哨所大眼睛鸟儿的家最浪漫的十分钟脚下的春天一对情侣表期待的“小边关”爱得不可救药北疆东线行走进密林深处他俩。没办法伊木河的女人遇袭士兵原生态树雕上的”责任”白桦木洗澡间多情的界碑一跤摔三国燕子衔泥雪中牛吼三角山哨所的变迁通电成了新闻那个“小老兵”士兵的笑像花儿一样绽放孤独的布娃娃忘不了诺门罕边关新文化寂寞,可我幸福相思树下野百合也有春天二黑冰与兵凝固的冬天心动阿尔山端午节的清晨满洲里边贸城在”敖包相会”的地方小朱的短信共同的声音究竟谁会更爱谁天安门随想爱红妆,更爱武装风中的歌者限制的美邂逅小老乡那束黄色塑料花珍贵的收藏不勉有些担心天安门随想依然不想说再见——“北疆送歌八千里”参与者感言为爱行走,为兵而歌不一样的边关国门最后的记忆一样的感动情,因感动而升华荒:京并不意味“贫瘠”他们此时在干什么往事如昨我爱那里的一草一木边关到底有什么我当了一回歌星边关离我如此近永远的绿色背影吸引着我保重,我的兄弟不一定时尚,却感动我们病了吗让我们将爱延续后记
章节摘录

  牵挂清河口  4月7日的清晨,气温也就十几摄氏度吧,空气依然清冷。
从北京南苑机场起程,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我们到达了鼎新机场.接着便是在搓板路上颠簸行驶,从午后到深夜,像走不到头一样漫无边际,这第一下就给了随我同行的那些“没穿军装的战友们”一个下马威:三百多公里路竟开了八小时!用小助手阿敏的话讲“我的屁股座位下像有弹簧,不停的让我腾空而起,头不时的撞到车顶,啊呀,痛得我直叫妈!”  我们终于到达了一个叫清河口的连队,多好听的名字。
哨所驻地的名字更美,叫甜水井,我们想,清河口、甜水井顾名思义,它一定是因水或河的美丽甘甜而得名。
不料接待我们的阿拉善军分区的马副主任,却讲起了和这个美丽的名字恰好相反的故事:  这个地方原来叫清河沟,只是它徒有虚名,既没有沟来也没有水。
多少人在清河口打过不少的井,深的、浅的、很深很深的,然而,打出来的水都是咸水、苦水。
在那里当兵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像当年杨修望梅止渴的故事一样,清河、口当兵的人就幻想着有一天这里会有一条清凌凌的小河,河里的水清澈见底,甘甜可口。
然而,这一切都是梦,“甜水井”成为一种愿景。
  直到今天,战士们每次都必须从七十公里外的地方用人力把水运来,这给驻守的官兵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
由于天生地理条件有限,苦水至今未能得到彻底解决,已经打出来的水依然还是苦的。
  当地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四季一个色,风吹石头跑”。
这里寸草不生,人迹罕至,连队惟一的邻居就一个远处的煤矿……  大家陷入了沉思,车厢里一片寂静,环视身边那个无边的大漠,它仿佛千万张嘴要吞噬生活在这里的人们。
我想,在这样严酷的自然环境里,我们的战士该要用怎样的心情和毅力去日夜守护边防?他们同样生活在这样的和平年代,生命也同样给了他们无数的梦想,是什么力量驱动战士们能够放弃多数人拥有的安逸生活,去完成这样艰辛的使命呢?  西部第一哨  今天,我们到达了内蒙古和新疆交界的额济纳旗,早上,随战士们一起起床,吃罢早饭,就驱车直奔著名的“西部第一哨”。
哨所建在一个制高点上,孤单却很有气势。
这是一个清冷的季节,阳光下满眼荒漠让人心里不由得一紧:整日在这里守卫好枯燥啊!拾级而上,我们在哨楼的外廊上俯瞰,只见战士们竟然用砖头铺出来一个“中国地图”,还用红色的土在地上铺了一颗“心”,他们告诉我这些图案表达了“祖国在我心中”。
紧促的心一下子被这一壮举温暖了。
  连队指导员陈宝陪同着我们。
听说指导员也有一个呢称,叫“电话爸爸”,很显然是他儿子起的。
儿子今年五岁,长期见不着他的面,偶有机会也只能听听爸爸的声音,所以一有他的电话孩子就会喊“电话爸爸、电话爸爸来了!”听着这个小故事,我笑了,心里却一酸。
  哨楼顶部,只见两名战士握枪而立,十分精神。
“战友们好!”我热情地打了个招呼,走上前,向两名战士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陈指导员向战士们介绍说:“这是咱北京军区著名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张迈同志,千里迢迢从北京赶来看望我们,你们高不高兴啊?”  两个哨兵中的一位跟我紧紧握手致意,刚毅的面庞露出了笑容,另一个仍一脸严肃地看着前方,那种警惕与责任感就仿佛身边不曾发生着什么事。
我对指导员说:“为不妨碍战士们值勤,这样吧,我们就在这个小哨楼上,有几个战士就叫几个,我们一起搞个小小联欢怎样?”指导员立刻响应,一声招呼,一下子又上来四个人。
他们告诉我这几个战士就是西部第一哨的全部阵容了。
  看着这些可爱的士兵兄弟,我说:“今天正好是星期天,我们在这里一起举行一个小小的联欢会。
昨天我吃着战士们用苦水种出来的菜,喝到了战士们从几十公里外运来的水,真是又心痛又觉得甜蜜。
那种痛是因为这里太艰苦,那种甜是战士们用感情、用心血浇灌出来的。
我能在西部第一哨跟战士们一起生活一天十分光荣。
平时我们难相见,今天我们近了,在一起了!我会把哨所战士的声音、笑容,你们给我讲的事情都带回去,给更多的战士和观众。
”  “我们能相互认识一下吗?”我对着眼前的官兵兄弟说。
  “报告首长!我叫马宏伟,来自内蒙古阿拉善,现任边防一连副连长,介绍完毕!”  “你家有兄弟姐妹几个啊?”  “我有三个姐姐,我是家里最小的。
”  “那么你是幺儿了?”大家都愣了,没听懂。
我告诉他们:“在我的老家重庆,最小最可爱的宝贝儿子,就叫幺儿!”他乐了。
  “成家了吗?”  “报告首长!没有。
”  “不许叫我首长,我也不是首长,就叫我迈姐吧,因为我比你们都大些。
”  “我叫刘华南,来自河北涞源县,2003年入伍,现任一班班长,回答完毕!”  接着,又一位战士自我介绍:“我叫赵九春,来自河北保定,现在一连,是个列兵。
”  “我叫张家亮,来自山东莒县,一连战士。
”  “我是锡林郭勒盟的……”  禁不住,我开口唱出了:  有人曾问我/你是哪里人/蓝天大地曾问我  哪是你的根/站在广场上/我大声告诉世界  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国人/  (我即兴加了一句)我是中国的军人……  随着便携式收录机的乐曲响起,我唱响了边关行的第一首歌。
清晰的声音在哨楼里回响,我看到士兵们慢慢露出了笑容。
  边防战士对我的歌很熟悉,那番喜爱,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得出。
特别是《黃河源头》、《绿色背影》、《草绿军被》,听得他们个个都很兴奋,全神贯注。
直到临别时我唱起《不想说再见》,我看到战士们眼里隐隐噙着泪花。
  哨楼上我们签名、留影、握手、道别,短短的几十分钟,西部第一哨留下了我和士兵兄弟最亲密的声音和身影。
评论、阅读与下载

为爱而歌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传记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