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杂忆

出版时间:2012-4   出版时间:南京大学出版社   作者:王德滋   页数:168   字数:120000  
封面图片

往事杂忆
内容概要

  《往事杂忆》,作者觉得八十多年的人生,从感情角度来说,作者有四个“终生不渝”,仍有值得写的东西。最后作者决定拿起笔来写些对往事的回忆,以表述自己的人生历程和感悟。所以就写成了这本《往事杂忆》。
书籍目录

自序
第一章 童年和少年
书香门第
襟江小学
中学时期
江苏教育学院
重燃升学希望
第二章 立志献身地质科学
两位引路人
大学生活点滴
吴有训校长轶事
师恩难忘
邂逅姻缘
第三章 参加爱国学生运动
“五二0”学生运动
应变护校斗争
“四一”学生运动
迎接解放
第四章 留校任教
战胜病魔
组织家庭
初登讲坛
科研起步
双肩挑干部
第五章 艰难岁月
反右斗争前后
批判白专道路
“文革”风雨
患难见真情
久阴转晴
第六章 花岗岩与火山岩研究
发现加里东期花岗岩
五朵金花
举办花岗岩国际会议
研究次火山花岗岩
发现S型火山岩
研究大火山岩省
团队的力量
第七章 南大情结
匡亚明复出
走出国门
励精图治
校友情深
主编《南京大学百年史》
第八章 情系南京
参加沿江考察
浦口生态考察
保护地质遗迹
结对培养人才
从事科普教育
心系南京发展
第九章 家乡行
早期回乡
家乡巨变
今日泰兴
第十章 两情相悦永伴随
病象初现
赴澳探亲
守护病妻
附录山西行
结束语

章节摘录

  第十章两情相悦永伴随  我与奉青相知、相守六十余年,患难与共,同甘共苦,情感弥坚,终生相守。
自2005年11月奉青发病以来,她生活不能自理,至今已整整六个年头。
我始终守护在她的身边,成为她抵御疾病的重要精神支柱。
  1985年奉青办了离休手续,那年她57岁。
离休前,她是南大计算机系办公室主任。
从1985年至1996年,她虽然离休,但身体很好,因为要忙于照顾好两个外孙女,生活比较充实。
由于小平和魏鸣都在国外,珈珈一直在我们身边长大。
奉青离休时,珈珈才两岁,我们请了一位保姆照顾家庭。
珈珈进了幼儿园后,改用钟点工,珈珈的接送全由奉青负责,晚上珈珈与奉青睡一张大床,我睡在旁边的小床,奉青的负担并不轻松。
到了1989年,珈珈随小平去了澳大利亚,我们曾短时间内感到失落。
但就在这时,刘琉来到鼓楼小学读书,中午在我们这里吃饭,下午放学后在我们这里做功课,奉青负责督促她的作业,所以直到刘琉小学毕业,奉青都有事可做。
后来刘琉进了南京外国语学校,奉青就似乎“失业”了。
所以1996年可能是奉青由“忙”转“闲”的转折点。
一个忙惯了的人,一旦闲下来,如果不能安排好生活,就会“闲”出病来,奉青可能属于这种类型。
  病象初现  大约从1996年开始,两个外孙女都不需要奉青照顾了,她的记忆力开始出现衰退的迹象,但这到底是由于年龄老化所引起的记忆力衰退,还是由于脑子有毛病而引起的呢?我们去了几家医院作检查,结果表明奉青的脑部CT无问题,没有发现“腔梗”。
眼底检查发现血管变细,医生诊断脑动脉有轻度硬化。
颈动脉血流量检查,我的血流量比她还少。
从检查结果综合判断,奉青除了患有轻度的脑动脉硬化症外,是不是属于“老年痴呆症”初期,脑科医院也难以下结论。
但后来陆续出现的一些反常现象,却引起了我的重视。
  那时我们住在北京西路二号新村宿舍。
我每天都要去东南大楼的办公室工作,她每天早晨要送我到东南大楼门前,然后再独自回家,几乎风雨无阻。
但是有两次,她回家迷失了方向,找不到二号新村宿舍的位置,幸亏碰到熟人指引,才回到了家中。
  又有一次,她打电话给我说房门的钥匙不见了,她分析可能是进门时忘记将钥匙从门上拔下,被人取走了。
我立即回家帮她寻找,结果在五斗橱的抽屉里找到钥匙,原来是她自己藏起来忘了。
  1998年3月,奉青的弟弟柏青病逝。
随后她陪她的大姊去无锡吊唁,下午回家,我询问吊唁经过,中午在哪里吃饭,她完全记不清,而她的大姊却讲得清清楚楚。
  1998年12月,一张2000元的存单到期了,奉青到学校西门口工商银行储蓄所去取款。
后来她发现自己仅取回了利息,本金哪里去了呢?她说:“糟了!我忘记向银行取本金了。
”她立即赶到储蓄所询问,银行工作人员笑着说:“这是不可能的,我们肯定是本金和利息一齐付的,可能是你自己不小心弄丢了。
”我们只好作罢。
时隔一个多月以后,我翻书桌抽屉找东西,偶然翻出一个鼓鼓的信封,信封里正好装了2000元,原来奉青取回钱来装在信封中,并藏在书桌抽屉里,她却忘得一干二净。
有一个时期,家中的圆珠笔找不见了,买几支新笔回来,一会儿又不见了,原来是奉青把所有的圆珠笔都收拢在一起用细线扎好藏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后来被我找着了。
  我和奉青在回家的路上,她常常一遍遍地说:“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说:“我们不是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吗?”她说:“那不是我的家,我要回周铁桥(她的老家)去!”  那时她还在当家,每天记帐。
常常将皮夹掏出来,一遍遍地数钱,并喃喃自语地说:“钱怎么少了呢?”  奉青有每天记日记的习惯,我发现她的日记愈记愈短,后来发展到我口述她记录。
给朋友复信,也越写越短,后来干脆要我帮助她起草,她自己抄一遍。
  从这种种迹象分析,我判断奉青可能得了“老年痴呆症”。
于是,我陪她去脑科医院检查,医生判断属于老年痴呆症初期。
医生说:“得了这种病,一要坚持服药,使病的进程放慢;二要生活上照顾好,决不能让她单独外出。
”  病情搞清楚了,怎样照顾我心中有底了。
我针对奉青的实际情况,采取了各种措施,希望她的病向好的方面转化。
  首先,采取积极治疗,让她住进鼓楼医院,每天服用“安理申”(一种进口药,可以延缓记忆力衰退),出院后又继续服用,但效果并不显著。
后听冯禾毓介绍一种秘方,将黄豆泡在醋中六个月,然后每天服用几十粒黄豆,也未见明显效果。
  二是决不让奉青单独外出,我无论参加什么会,都让她坐在我身旁,几乎形影不离,甚至参加研究生答辩会,也让她坐在身边旁听。
  三是常带她到户外散步,接触大自然。
我们常去的地方有:  四是我外出讲学或参加学术会议,都带着她同行,并结合进行旅游,如游览贵州黄果树瀑布、浙江雁荡山、海南三亚等。
有时则参加单位组织的集体旅游,或与亲友一起旅游。
我们去过四大佛教圣地(五台山、九华山、普陀山、峨嵋山),还去过庐山、泰山,几乎跑遍了半个中国。
  ……

评论、阅读与下载



往事杂忆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传记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