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水流长

出版时间:2008-11   出版时间:人民教育出版社   作者:高沂 著   页数:300  
封面图片

沂水流长
前言

  我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阅读了高沂同志的回忆录——《沂水流长:我的往事忆语》。  20世纪20年代以来,我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前赴后继,英勇斗争,赢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社会主义建设也取得辉煌成就。在这个波澜壮阔的伟大斗争中,有千千万万知识分子参加,高沂同志是其中出色的一员。  高沂同志阅历十分丰富。他于1938年奔向延安。抗日战争胜利后,又率队挺进东北解放战场,为解放东北、建设东北作出了自己的贡献。新中国成立后,他从事高教领导工作近四十年,曾在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高等教育部和教育部任职,为我国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高沂同志是教育部的老领导,在高等教育部和教育部领导岗位上都很有建树。虽然我未能直接在他的领导下工作,但我们之间时有接触,我多次登门拜访过他。无论我在北师大,还是到教育部工作,耳闻目睹,深深感到,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他身上有许多优秀品质值得我和大家学习。在政治上,他忠诚于党、忠诚于人民,严守党性、坚持原则,襟怀坦荡、敢于直言;在工作上,他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作风民主,善与他人合作,工作认真、勇于负责;在生活上,他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待人和气、平易近人,生活俭朴,乐观豁达。  高沂同志年逾九十,写了这本回忆录,记述了他一生的革命生涯。大家从书中可以看到他走过的光荣岁月,更能受到深刻的、宝贵的、多方面的教育和启发。我相信,广大读者一定会喜欢这本书;我希望,教育部机关的同志都能读读这本书。
内容概要

  20世纪20年代以来,我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前赴后继,英勇斗争,赢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社会主义建设也取得辉煌成就。在这个波澜壮阔的伟大斗争中,有千千万万知识分子参加,高沂同志是其中出色的一员。  高沂同志年逾九十,写了这本回忆录,记述了他一生的革命生涯。大家从书中可以看到他走过的光荣岁月,更能受到深刻的、宝贵的、多方面的教育和启发。
书籍目录

第一篇
从童年到初入社会一、童年与家庭二、学生时代三、初入社会第二篇
从安吴堡到延安四、在安吴堡青训班五、参加战地工作团六、在延安青年干部学校和青救总剧团七、和林一从相识到结婚八、在青年艺术剧院参加延安整风九、涉入“抢救运动”十、迎接抗战胜利第三篇
从陕北到东北十一、挺进东北十二、在辽北分省委和辽宁省委十三、在东北行政委员会十四、经历东北民主政权建设第四篇
从中央机关到教育战线十五、进北京十六、在中央书记处第二办公室及中央交通部十七、在清华大学八年十八、参加北师大四清与到高教部任职第五篇
“文革”十年十九、身陷逆境二十、在安徽凤阳“五七”干校二十一、重获起用走上北师大工作岗位第六篇
从北师大再到教育部二十二、在北师大工作的最后一年二十三、回到教育部参与拨乱反正二十四、坚持教育对外开放二十五、参加政协工作二十六、离休生活附录
高沂年谱简编后记

章节摘录

  1927年春我12岁,在大哥的安排下,二哥领着我从家里去周村大哥那里读书。
我们带着行李干粮步行150多公里,途经沂水县城、高桥、马站、穆陵关、蒋峪、临朐,到达古城青州,从这里再乘胶济线火车到周村。
这是我第一次出门并乘火车,对一切都感到特别好奇。
胶济路是德国人修的铁路,枕木是钢板压成的,车速很快。
车窗外的树木好像镰刀下的麦子一片片迅速向后面倒下去,这使我感到特别新奇。
  到周村之后,为了能够在秋天考上高小,大哥让我和他挤住在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里,为我补习功课。
  周村在当时是胶济铁路沿线的一个重镇,人口有四五万人,其商业、手工业很繁荣,享有“天下第一村”的美誉,虽然行政上隶属于长山县,但规模比长山县县城要大多了。
  我大哥做事的周村邮局是个二级邮局,仅次于省会济南邮局,规模相当大,光在柜台上忙碌的营业员就有七八个。
我常常看到一些邮包就堆在院子里,货主连屋都用不着进,直接在院子里就把手续办了,独轮车直接把货物运送到火车站,发往目的地。
从邮局到车站是一条砂石马路,路边有许多日本洋行,据说是专营白面儿等毒品生意的。
  大哥白天上班,晚上指点我的语文和数学,我在家里小学学的东西很不系统,而且有些内容相当陈旧,比如算术课本上的数字还是用中文标注,且是竖版印刷的,要到城里学校上学,这种正规的补习十分必要。
此外,我大哥还让我阅读他订的《语丝》《生活周刊》等杂志。
对我来说,阅读这些杂志对我的影响非同小可,其作用后来更是一点一点地在我人生的转折关头显露出来。
《语丝》里的文章比较深奥,能看懂的不多,而邹韬奋主编的《生活周刊》则对我有很大的吸引力。
那里文章的作者用浅显的语言谈论人生修养和情感道德,宣传新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使我受到了很好的启蒙教育。
  最初的《生活周刊》印制很简单,版面就像现在的晚报那么大,并且只有薄薄的几页,后来装订成册,才成为杂志。
邹韬奋为了推介进步书刊,成立了生活周刊书报代办部,这就是著名的生活书店的前身。
他在苏北患病,党组织把他秘密送到上海医院,不幸医治无效,于1944年7月24日在上海去世,享年49岁。
韬奋在弥留之际还郑重提出:“我死之后,请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审查我一生的历史,如认为合格,请追认入党。
遗嘱也望妥送延安,火葬后的骨灰尽可能带往延安。
”我是在延安《解放日报》上看到了他去世的消息,难过得哭了一场。
韬奋同志去世后,中共中央电唁韬奋家属,并接受韬奋同志的请求,追认其入党。
邹韬奋是一位我没有见过面的老师,他的思想伴随了我整个青年时代的成长过程。
  这一年的春天和夏天,我每天读书,足不出户,到了秋天,我上了英国人在周村办的光被小学,即现在的山东省淄博市第六中学前身,我插班上了高小二年级。
光被小学是一所教会学校,在课程和管理上和其他中国旧式学校相比有很大不同,虽然它的规模和条件比不上当时济南、青岛的一些名校,但对于我这样一个农村孩子,能够接触这里新鲜的知识和文化空气,简直有些喜出望外了。
  光被小学只有一座小楼,一个院子,楼上供学生住宿,楼下的四间教室上课。
我住在学校,学习的都是些基本的课程。
伙食虽然是煎饼加咸菜,但我很满足,因为能在这里上学就已经让我兴奋不已。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使我高兴的事,就是我被推选为学生会的美育部长,这是我第一次当学生“干部”,有了小小的责任。
在学校,每个星期天我们都要列队进城,沿着大马路到教堂去做礼拜。
每当我们看到大马路旁那些卖白面儿的日本洋行时,我的心灵深处就会产生出一种切齿的仇恨。
  我在光被小学的时间不长,但这是我接受现代教育的起点。
我还记得校长姓段,英语老师姓朱。
数学老师是张文敷,他定了规矩:每次考试离及格差10分要打一下手板。
这位老师在抗战时期为八路军做了很多事,如为八路军采购物资等,不幸的是解放后在运动中被迫害至死。
1928年夏天我小学毕业,大哥决定继续供我上中学,至于去哪一所学校,他考虑再三,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就在这时,北伐军占领了济南,日本出面干涉,发生了震动全国的“五三惨案”,随后济南工人罢工,市民罢市,济南的中学也因此而停止招生。
这样,要想在济南上中学是不可能了,于是,他开始考虑送我去其他地方的可能性。
恰好在这个时候,从北平来了一个人,他的名字叫郑康祺,是大哥一位朋友的弟弟,正在北平的潞河中学上学,这次是回山东过暑假的。
大哥马上找到了他,请他介绍潞河中学的情况,在了解了这所学校的情况之后,我大哥感到很满意。
因为一来北平是个古都,政治文化空气浓厚,二来潞河中学所在的通县又接近农村,比较朴实,于是他决定请郑康祺秋季带我去报考潞河中学。
郑康祺当时是高三的学生,他后来考上了清华大学,大学毕业后在国民党的外交部工作,一度曾在国民党政府驻英国使馆任职。
  在做了简单的准备后,郑康祺带着我和另一个也想报考潞河中学的仇蒙业,一起从周村出发了。
上路时我身上背着一个小小的行李卷,准备交学费的几十块大洋让郑康祺带着,我在大哥大嫂的嘱咐叮咛中上了路。

评论、阅读与下载



沂水流长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传记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