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皇帝立嗣纪实

出版时间:2004-08   出版时间:人民文学出版社   作者:贾英华   页数:276   字数:239000  
封面图片

末代皇帝立嗣纪实
前言

  提笔写自序,顿觉人世沧桑,不禁产生一种百感交集之慨。  若从血缘上讲,我是清朝道光皇帝第五子和硕惇勤亲王奕谅的曾孙。溥仪的祖父与我的曾祖是同胞兄弟,我的祖父曾袭多罗贝勒,父亲被赏赐为头品顶戴,任乾清门行走。  当清朝被推翻后,我的家庭失去了种种特权,走向没落。父亲过世后,我被溥仪选中当了他在伪满洲国帝宫内廷的亲信学员,开始了终日随御的生涯。  在这期间,我曾受到溥仪的指婚,当过溥仪的奏事官代理。在一九四二年至一九四三年间,每晚为他消毒注射器,目睹了溥仪第三个妻子去世的全过程等等,直至伪满朝廷覆灭。总之,我亲历了许多溥仪在伪满洲国帝宫内廷不被外人所知晓的事件。  当伪满洲国垮台时,我成了溥仪挑选中的八个心腹之一,随他逃跑被俘,到了苏联。这里需提到的是,溥仪在苏联曾将我郑重立嗣,我于是成了秘储的皇子,更加为其尽忠尽孝,念念不忘复辟大清朝的.祖业。这在如今虽成了笑话,可当时我却是死心塌地的。连写信给斯大林要求留居苏联,我也是溥仪的忠实追随者。当然我也是他在当时各种表现和心态的最知情者。  后来我与溥仪一起被送回祖国,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经历了思想转变的重要的艰苦一关,这样我先后跟随了溥仪二十年之久。  溥仪在特赦后,与我继续保持了密切的交往,直到他去世。当然,我们之间已经是平等公民之间的往来了。
内容概要

末代皇帝溥仪被俘,在苏联期间却郑重立嗣,本书主人公作为秘储皇子,溥仪的侄子,溥仪的心腹之从伪满开始,追随溥仪十年,洞悉末代皇帝心态,熟知末代皇帝行止,亲历历史更迭。本书作为《末代皇帝的后半生》的姊妹篇,史料真实翔实史实生动。
作者简介

贾英华,五十年代出生于北京。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传记学会副会长、晚清史研究学者。多年来先后采访数百人,搜集末代皇帝及晚清宫廷人物史料数以千万字计。先后著有《末代皇帝的后半生》(获中国图书金钥匙奖)、《末代皇弟溥杰传》(评为全球华人读物美国地区十大
书籍目录

第一章
惇亲王府

家世

衰落的王府

幼年生活第二章
新京

初见“龙颜”

内廷读书

“皇上”干预婚事

御前伴餐第三章
溥仪的畸形家庭

末代皇后之死

淑纪离婚

谭玉龄临终目击

“福贵人’的命运第四章
伪宫内苑

喜怒无常

“赐”婚

施虐狂

孤儿的命运

御前“奏事”

“圣上”的洁癖第五章 傀儡“康德” 一 代撰祭文之秘 二 “护军事件” 三
可悲的“神风” 四
诸葛神课 五
提心吊胆的日子 六
同德殿第六章 伪满垮台前后 一
“八一五”前夕 二
逃往大栗子沟 三
皇帝“掌嘴” 四
亡命通化 五
沈阳被拘第七章 苏联 一
暂栖赤塔 二
伪满大臣到来 三
苏联女服务员的情意 四
致信斯大林 五
伯力第四十五收容所 六
笔迹陡变 七
士兵收容所第八章 重返伯力第四十五收容所 一
立嗣 二 澡堂裸女 三
佛舍利第九章 归国 一
去见“列祖列宗” 二 抵达抚顺 三
“九八一” 四
迁往哈尔滨第十章
战犯管理所的生活 一
张景惠与其子 二
背叛“皇上” 三 再迁监房 四
糊纸盒 五
坦白检举笫十一章 出狱前 一
通信 二
扣溥仪的卫生分数 三
参观抚顺煤矿 四
会见亲属 五
溥仪的“心事” 六
新年演出第十二章 释放 一
免予起诉 二
返京 三
业余教师第十三章 溥仪蒙赦之后 一
重逢 二
旅馆内 三 家常琐事 四
香山脚下 五 在全国政协第十四章 与溥仪平民生活中的交往 一 “明贤贵妃”的骨灰 二
溥仪撰写回忆录 三
“福贵人”撰史 四 “皇上”再婚 五
卧病之中第十五章
与溥仪最后几年的往来 一
“过继” 二 “动乱”初起 三
病房出“证” 四
“文革”高潮中 五 溥仪逝世 六
追悼会第十六章 我一家的今天后记
章节摘录

  第一章 悖亲王府  一
家世  每逢如火的霞光,在天边消逝,落日黄昏骤然降临之际,我总不由自主地暇思驰骋。
  ……夕阳在西山峰巅褪去的一刹那,多像晚清“武昌首义”那夜半稍纵即逝的烛光?谁能料到,一丁点儿烛火,竟成燎原之势,遍烧华夏大地。
继之而起的汹涌洪涛,浪挟泥沙,卷天盖地,冲刷着千古历史的污浊,呼啸向前……  历史,在毫不犹豫地迈进。
  惊雷诧电的时代风雨中,自然,爱新觉罗皇族饱经沉浮。
我作为其中的一员——如若譬作无足轻重的一滴水的话,就历经史海一页的世纪风云而言,或可映出大海的一侧涛影?
  中国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虽辞世多年,而他的那部《我的前半生》却以其独特的魅力,风靡海内外,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读者。
在那部书中,他生动地描述了自己传奇般的经历。
同时,也如实地叙说了曾将小瑞“立嗣”之事。
  那个“小瑞”,就是我——爱新觉罗·毓嵒。
  末代皇帝,一生有无“嗣子”?“龙种”有否传世?……不少世人关切。
  多年来,出于各种原由,不少人询问过我关于爱新觉罗·溥仪“立嗣”那件史实以及前后的情景。
其实,若说起此事暨我与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的关系,或许得从家世溯源上才能讲得更清楚些。
  众所周知,我与溥仪同是满族人,也都姓爱新觉罗氏,算是皇姓里的至亲近支罢。
我的名字叫毓嵒,字严瑞。
倘若按照至亲里面关于“溥、毓、恒、启”的辈分排列,我的父亲叫溥侑,无疑与溥仪是同辈之人。
自然,这样我没出生就比溥仪小了一辈。
  我的曾祖父叫奕谅,是清宣宗皇帝亦即道光皇帝的第五子,于道光二十六年袭悖亲王,后晋为悖勤亲王。
而爱新觉罗·溥仪的祖父,是道光皇帝的第七子,也就是被称为醇贤亲王的奕譞。
照此说来,我的曾祖父奕誴即是溥仪的祖父奕譞的亲兄长——五哥。
  尽管同出一支,但两家的命运却大相径庭。
  由于溥仪的叔父光绪被其姨母慈禧太后接进宫内当了皇帝,他家由此便“吉星高照”——至少当时大家都那么说罢。
尔后,直到溥仪做了“宣统皇帝”,其父载沣又当上了“摄政王监国”。
  也就是说,溥仪家族的两代中竟然出了两个皇帝、一个摄政王。
  我家的命运——则不然。
  首先,我应当将自己的家世介绍清楚。
我的祖父名叫载濂,是我的曾祖奕谅的长子。
他虽然在光绪二十五年承袭了贝勒并恩准加郡王衔,光绪二十年补授阅兵大臣,督饬守城事宜,但后来在光绪二十六年仍因获罪革爵,受到了“闭门思过”的处分。
  再看我的父亲,命运更是不济。
他名叫溥侑,虽然因祖上的原因,先后被赏“头品顶戴”、“乾清门行走”等衔,可是临到后来,也只落得当了一个小职员的差事,赖以勉强养家糊口。
  显然,溥仪与我家的关系不能说不近,但两家命运的反差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若论起根本的关系,从“道光”之后,溥仪家出了两个皇帝,我家则始终是他家的“臣仆”。
直到我降生后,乃至我长大叩见了溥仪,更是由我承继了充当溥仪贴身“奴仆”的使命。
  说句玩笑话,设若算到他逝世为止,那么可以说,我几乎“随御伴驾”了三十年之久。
  如果按照北京人通常的叫法,将溥仪的出生地——摄政王府称作“北府”的话,那么,我的出生地——悖王府是被老北京人叫作“五爷府”的。
  据说,悖王府最早被称作“恒亲王府”。
因清仁宗即嘉庆皇帝之子绵疆,卒后无子,嗣子奕奎也未迁进此府第,所以绵恺被封为悖郡王之后,在十三岁时才“开府”——也就是正式确认将这里作为自己的府第。
绵恺虽然是清仁宗即嘉庆皇帝的第三子,但因他以“宣宗”的第五子也就是我的曾祖父奕谅为嗣,所以这里始终被称为“五爷府”。
我就出生在这所府第里。
  确切地说,我是一九一八年五月二十日,出生于北京朝阳门内的王府夹道六号一障王府后花园的后厢房中,时辰就是“辛亥革命”的那个“亥”时。
此后,有人戏谑而言:没想到“亥”这个“八字”,竟然在若干年后,让我做了被推翻者——“宣统皇帝”的“嗣子”。
当然,这是纯粹作为闲谈的笑料了。
  后来才知,当我出生时,“五爷府”的家境早已经渐趋衰败。
  二 衰落的王府  从前在北京城内赫赫有名的“五爷府”,到了我的父亲——溥侑这一辈,算是彻底地衰落了。
  大凡老北京人,谁都知道“五爷府”的旧府址,就在朝阳门内——吉兆胡同里紧靠东边不远的地方。
  那时,虽说悖王府还在,可我们家已经从府内迁到了王府的后花园里居住。
  即使如此,在旧北京,我们家所居住的院落之宽绰,仍然是数得着的。
  众所周知的悖王府花园,南连王府两层楼的神殿后墙,北墙隔着街正对着段祺瑞的府第——老北京人俗称为“老段府”。
  甭看我家住的地方叫作王府花园,其实这所住宅有大大小小的五个院落,分别叫作外院、前院、后院、北院、东小院。
  迈进府门后,便可见,幽雅的外院专门设置的那间门房,南侧一拉溜儿,盖有七间平房。
迎门处,正中间显眼地设置了一个典雅的木影壁,左右各栽有两棵槐树,实在称得上古朴大方。
  就在那座院落的东北角,生长着一棵非常大的槐树,堪称古树参天,槐荫垂绕。
幼时,我们总爱在那儿的树阴下玩游戏。
  此院西侧,是一顺儿五间宽大的厢房,惟有中问的那一问房并不住人,而是进入前院的过厅。
  再来看前院。
这是那所花园庭院中占地最大的院落。
北半部完全是大方形砖铺地,看上去异常整洁。
院子的南半部,则种植着各式各样的树木。
譬如,杏树、柿子树、梨树等等,待到收获季节时,硕果累累,垂挂枝头,煞是别有一番风景。
  除此外,院落里还别出心裁地栽种着许多木本花草,如木槿、利丹、芍药、玉僭、萱草……数不胜数。
  除了大雪降临的深冬季节,这里仿佛总盛开着鲜花,若开起花来,府内府外都闻得着扑鼻的花香。
如果,将这里形容为一座真正的“百花园”,倒是一点儿也不过头的。
  王府前院的北正房,总共是五问,前后都有宽大的走廊,也就是老北京人所谓的“前出廊子、后出厦”,这在当时是极为讲究的了。
更可以证明其不同一般的是,北房前面还有三大间“抱厦”,这也是一般房子所没有的。
  而且更讲究的是,一排北房都建筑在高于地面约一米五以上的高台上。
就连五问东房和九问西厢房,也无不建在比地面高出至少半米以上的高台上边。
无论多大的雨水、冰雹,除了极特殊的情况,也无奈其何的。
  院内的南房,是七大间平台房,地面的基础高度与北房相差无几。
  从王府设计的总体看,虽然东、西、南、北房,四周的高度并不绝对相等,但都有走廊相连接,异常方便。
每逢雨雪季节,邀人观景,自然饶有独到的情趣。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西厢房北侧不远处的走廊边上,建有一个不太大的凉亭,可以由人们在此随意小憩。
春秋之际,这里是个亲朋、友人聚会的极绝妙场所。
据说,早年这儿经常传出京戏和胡琴的声音。
王府衰落后,当然也就没有这一“景”了。
  就在北房的东侧,还摆置着一个汉白玉石桌,夏秋之季,也是人们在此闲谈的好去处。
  我与幼小时的同伴们,喜欢常常来此玩耍。
这些小伙伴儿,最喜爱的是春秋季节,因为这个时令气候不冷不热,我们总是愿意围着这个石桌,来回乱跑乱跳,玩得忒开心。
  在我幼时的记忆里,好像只有这儿,才稍稍有一些朝气似的。
其他,无论是高大的院墙,还是墙壁宽厚的房屋,都给人一种阴沉沉的感觉,就仿佛雷雨即将来临前的天空,阴云密布,使人产生一种无可名状的“压抑”。
  再往后走,也就是西厢房后边,以及左右两侧就是王府的后院了。
那里,正对着西厢房有三间不显眼的后厢房,那个地方也栽种着杏树、木槿、枣树、槐树、柿子树、花椒……靠着院子的北侧,则栽种了更多的枣树。
府里的人们,看到王府的衰败情景,总爱指着枣树,开玩笑地说:“也不知道是谁,让府里头栽种这些枣树,可算是有远见哟!如果遭了难,或者再遇着个绝种、绝收的年景儿,没准这么多枣树能糊了咱们这些人的口,倒也真说不定呢!……”  这些话,虽说是玩笑,却也道出了王府内的人们那并非乐观的心境。
  顺着院落朝里走,就是北院。
这里建有三间西房,走廊也少不了与前院走廊相连接。
那儿也栽种了许多蓉花树、槐树等等。
如果与其他的院落相比较而言,这里的院落,则显得格外小巧雅致。
  向东绕拐过去,就是东小院。
小院的北侧,是七间花洞子,两间住人,两间堆放木料等一些杂物。
另外的两间房,大部分时间空置着,另外还有一间房是厕所。
  在南侧,一段不高不矮的砖墙把这里与外院相隔开了。
否则,这个院可以一直通到王府的大门口。
  至今,我记忆犹新的是,花洞后面有两棵榆树,西侧有桑树、樱桃,幼时我时常来这儿玩耍,其实大多是樱桃熟了的时节,我和小伙伴们可以摘尝一些樱桃啊。
花洞前边有两棵洋槐树,两架葡萄以及许多枣树。
但是,这个院子因为不大常有人来,所以显得多少有些荒芜。
实际,这与王府的衰败状况倒是挺相符的。
  似乎,花园内一年四季丰富多彩的变化,对于我印象并不深刻。
倒是打记事起,我就对旧日的王府花园有了一种凄凉的感觉。
  正如我亲眼所见的情景,我们这个王府的家境,一天不如一天。
  ……
图书标签Tags

溥仪,百年中国,manju,北京,历史,文学
评论、阅读与下载

末代皇帝立嗣纪实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传记图书网 @ 2017